【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Ignition (cp肉苏 苏攻玩家慎入)

cp肉酥(这次是肉攻!肉攻!肉攻!但是为了方便tag也打了酥肉 苏攻玩家对不起🙏)

⚠一辆很短的自行车 不欢乐不沙雕不xxj 不能接受请慎入!!

⚠ooc严重 慎入!!⚠

(悄悄说一句 其实我也写过苏攻擦边车的 指路http://won-chu-kiss-me.lofter.com/post/445345_12e35ccc








情况似乎不太对劲。

苏芮琪眨眨眼,看着上一秒还拿着枕头跨坐在她身上,大叫着“苏芮琪你今晚完蛋了”的刘人语此刻突然停下动作,脸上泛起诡异的潮红,避开她探究的目光看向别处。她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她隐隐生出这样的想法。

方才还充斥着吵闹的大床房里只剩空调运作的声音,在这种空气粘稠到近乎胶着的时刻显得格外突兀。

为了看起来不那么尴尬,她将目光稍微下移,紧接着她就明白了刘人语突然反常的原因。

她们此刻的姿势好像有点暧昧过头了。

刘人语一只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扣住她的手压在床上,她宽松的睡衣因为她的姿势往下坠,苏芮琪一眼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大好春光,大块大块的白润肌肤和纤细腰肢带来的视觉冲击有点大,她感觉到自己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赶紧移开目光。没想到下面的场景也是一样的旖旎。床单因为两人先前的打闹起了些褶皱,穿着短裤的刘人语跪在床上,其中一边膝盖卡在同样穿着短裤的她的两腿中间,苏芮琪完全能感觉到肌肤相接处滑腻的触感,而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她感觉全身的血都在往脸上涌,随即意识到刘人语之所以会突然这么反常,大概是因为她早一步意识到她们之间的氛围到底有多暧昧。可是她为什么还不换动作呢?苏芮琪带着这样的疑惑抬起眼,目光正好与刘人语不知什么时候转回来的目光在空气中相碰。

完了,这下更尴尬了。苏芮琪发现刘人语盯着她的眼神晦暗深沉却又专注,她微微眯起眼的时候整个人透着陌生的危险气息,仿佛草原上的狮子正舔着爪子盯着它的猎物——这个眼神很酷,只是当自己是这个猎物的时候就不那么酷了。

苏芮琪完全没有意识到此刻的自己到底在刘人语眼中有多诱人。她看上去毫无防备地躺在床上,长发随意地散落在床上,睡衣在先前的打闹中被拉开了一些,大小不一的痣像雪糕上的小糖碎一样零星分布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明明她脸红到快滴出血来,连耳朵尖和脖子也被染上了浅浅的红色,眼神却像安静吃草的小鹿一样无辜。她浅浅的呼吸不时扫过刘人语的锁骨,仿佛在对她发出“来尝尝我吧”的邀请。

刘人语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年上看起来太过无害,甚至非常可口,这让她产生了一种陌生的,原始的渴望。她渴望品尝一下这冰淇淋,舔舔冰淇淋上的小糖碎,但是首先,她想先试一下冰淇淋顶端点缀着的水润樱桃。

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于是苏芮琪眼睁睁看着压在她身上的刘人语在凝固几秒之后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随后那张因为气场的变化而隐隐有些陌生的脸慢慢地越凑越近。她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毛头小孩,当然知道刘人语想要做什么,但是很奇怪,她的手脚都像被冻住了一样无法动弹——或者说,她明明可以直接推开刘人语,但是她并不想。

她在期待即将发生的事。

苏芮琪这次比刘人语先一步意识到了这件事,她脑子里大喊着“不行啊你们是好朋友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的天使和反问着“你难道不想要她吗?”的恶魔象征性打了两下以后便以恶魔的大获全胜告终。而刘人语的嘴唇在此刻已经离她的嘴唇只剩0.5厘米,她们的呼吸交织在一起,鼻尖轻轻抵着鼻尖。

这太近了。她甚至能在刘人语的眼睛里看到一个小小的自己。苏芮琪突然很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刘人语抵在她嘴唇上的食指打断。然后她听见刘人语用气声轻轻地说:“闭眼。”

苏芮琪觉得刘人语可能对她用了迷情剂,否则她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完全不拒绝她,甚至还非常听话地闭上了眼。她清楚这叫越界,一旦这个吻落下,她们的关系必然无法回到从前。她们之前也不是没有啵啵过,她也不是没有看过刘人语捧着别人的脸就冲着嘴亲一口,但是这次不一样。苏芮琪说不清楚哪里不一样,也无法解释这种陌生的暧昧气息从何而来,但是她清楚自己并不排斥,甚至还隐隐渴望这个吻的到来。

苏芮琪泛着水光的双唇像酒渍樱桃一样甜蜜可口,刘人语用有些干燥的嘴唇轻轻含住她下唇吸吮的那一刻突然明白了沙漠里断水三天的旅行者找到一瓶水的感受,她忍不住开始“痛饮”,并且毫不餍足,想要更多。她无师自通地用舌尖灵活地撬开苏芮琪的牙关,紧接着尝到了苏芮琪的舌尖。

嗯。白桃气泡水味。

舌尖相触的那一刻仿佛有细小的电流流过两人全身,苏芮琪感觉自己脑子里的保险丝可能已经烧断了,否则她不可能勾着刘人语的脖子将她拉得更近些以加深这个吻。她甚至不自觉地开始迎合刘人语的节奏,任由她在自己嘴里左冲右突,攻城掠地。

可能过了有半个世纪刘人语才舍得结束这个吻。已经有些缺氧的她微微睁开眼,发现苏芮琪仍闭着眼,像是沉浸在亲吻的余韵中。她微张的嘴唇被自己亲得有些红肿,看上去更像酒渍樱桃了。

苏芮琪睁开眼时便看见刘人语的目光在自己的嘴唇上游弋,像是非常满意自己的成果。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她的脸又忍不住染上绯红。空气中仍然有暧昧的气息在涌动,刘人语在此刻抬起眼,与她对视。

评论(20)
热度(172)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