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Closer(cp苏罗)

cp 苏罗(苏芮琪 x 罗奕佳)

现实向

快乐沙雕短打

半夜激情产出

不要在意细节

日常 ooc


Summary: 她花了比她想象中更久的时间才意识到这种微妙的关系是暖昧。


























苏芮琪惊觉自己对罗奕佳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她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八点三十七分,五分钟前罗奕佳从练习室离开的时候亲昵地揉揉她的头,把她的头发揉得有点乱,再笑嘻嘻地帮她理顺。然后罗奕佳捧着她的脸,跟她额头抵着额头,苏芮琪看着近在咫尺的,头发被汗沾湿,呼吸有些粗重,眼睛却亮晶晶的罗奕佳勾起嘴角轻快地说道:“小琪,过会儿记得去吃饭,别饿着自己。”然后便哒哒哒地小跑出练习室。

这种亲昵或许对罗奕佳来说只是一次正常的大姐姐对小妹妹的关心,但是在苏芮琪心里却像平地炸起一声雷。

她被这道雷劈得呆坐五分钟才缓过神来。

她可以坦然地和刘人语亲亲抱抱,互相叫着“老公老婆”腻腻歪歪也内心毫无芥蒂,也可以去撩张静萱逗颜可欣甚至亲马兴钰,但是她一直到此刻才发现自己对着罗奕佳其实无法做到这样坦然。

她原本还一直在想她到底为什么和罗奕佳不甚亲近。ETM都是一帮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聚在一起,玩得好是很正常也非常理所应当的事。她和其他的成员都保持着良好的假性亲密关系,和一起旅行过的刘人语是更私密也更真实的亲密关系,但是对于罗奕佳她却无法对她们的关系做出精准概括。

罗奕佳在她心里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

她曾经试图把她们的关系也归于假性亲密,但是在罗奕佳每一次笑眯眯地捏捏自己的脸跟她头靠头说话的时候,在她每一次故意揉捏罗奕佳的腰腹的时候,在罗奕佳有时像一个老妈子一样不耐烦地喂自己吃饭的时候,在宿舍停电她鬼使神差地抱着被子钻进罗奕佳的被窝的时候,在她们唯一一次同床共枕,罗奕佳的面庞与呼吸近在咫尺的时候 … … 这样的“在 … … 的时候”似乎有点多,以至于她都无法说服自己把她们的关系粗暴地划为假性亲密。

她也曾经试图把她们的关系归于和刘人语一样的亲密,但她又隐隐约约清楚她们两在她心里是不一样的。其实她和罗奕佳并不似她和刘人语那样亲昵,熟稔,默契十足,甚至有些时候可以说是心有灵犀。她总是和刘人语在一起,而罗奕佳有时候和王雅凛走得近,有时候和张静萱腻歪在一块儿,她是喜欢亲密的人,但是她的亲密似乎总是轮不到自己。因此她也无法把她们的关系界定为“亲密的好朋友” , 她和罗奕佳还没有熟到那种程度。

那么她和罗奕佳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她花了比她想象中更久的时间才意识到这种微妙的关系是暖昧。

这完全是个意外。她那天偶然在一本书上读到对于暖昧的阐释,突然不自觉地想到罗奕佳。苏芮琪原本从来就没把她们的关系往情爱那方面想过,但是那种若即若离,忽远忽近,让人忍不住猜测、揣摩她们到底是不是真,像一阵风一样飘忽不定,捉摸不住的关系,的确就是暖昧。

它不应该太过亲密,却也不至于疏离,于是罗奕佳在她心里的定位与暖昧的定义便微妙地重合起来,这让后知后觉的苏芮琪不得不再次审视自己与罗奕佳接触过程中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这时她才震惊地发现,甚至于在她本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她们就已经暖昧一段时间了。自己原来一直都无意识地试图撩她,而罗奕佳也总是有意无意地撩拨自己几下。

这个巨大的发现让苏芮琪后来在面对罗奕佳的时候禁不住地心慌意乱,但是她发现罗奕佳对她的态度完全正常,甚至连笑的弧度都没有一丝改变,而她捧着自己脸颊的双手也仍旧是同样的干燥温热,从背后把自己揽进怀里的力度也仍旧是不轻不重的。

苏芮琪忍不住在心里质问罗奕佳:「你真的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们在不自知地暖昧吗?」但她又忍不住想:或许她就是知道了我们在暖昧也仍旧坦坦荡荡呢。毕竟将这种东西归于偶发心动的人不在少数,谁又能知道罗奕佳是不是也只是把她们的微妙关系当做crush而不是暖昧呢。

苏芮琪原本也打算把她们的关系算作crush,于是她面对罗奕佳便暂时不再心慌意乱,撩她的时候也不再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她想,毕竟是crush嘛,过段时间就好了。

直到罗奕佳那天在练习室的偶发亲密。她们之间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亲密时刻,但是那天太奇怪了,当罗奕佳捧着她的脸靠近她的时候,苏芮琪竟然忍不住开始隐隐期待罗奕佳会不会跟她交换一个漫长的吻。

而更奇怪的地方在于,当她发现罗奕佳并没有打算亲吻自己的时候,她竟然感觉怅然若失。

于是电光火石之间,苏芮琪仿佛灵光乍现一般再一次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噢,原来她对罗奕佳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她是喜欢罗奕佳的。

不是和刘人语那种相爱相杀的喜欢,不是crush那种可能会转瞬即逝的喜欢,也不是暖昧那种可以若即若离的喜欢,而是她在内心深处渴望着与罗奕佳开始一段彼此忠诚的,稳定长久的恋爱关系的那种喜欢。

确定了这件事之后苏芮琪感到突然的身心舒畅,她从练习室的地上站起来,步伐轻盈地往食堂走去。

食堂里只有罗奕佳一个人坐在那里,她正低着头安静地吃着一碗面,苏芮琪随手拿了一份不算太冷的便当往罗奕佳的位置走去,在罗奕佳含着惊喜与期待的注视下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你还真的来吃饭啦,我本来还想着你肯定又回宿舍睡觉去了,打算帮你打包一份回去呢。”她的声音仍旧轻快,带着一点点不可置信与非常多的快乐,还有一些原本的小直男苏芮琪肯定听不出来的,更加微妙的东西。

“这不是想跟你一起吃饭嘛。”于是她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忍不住露出一个看起来有点像傻乐的笑容,“而且我不想让你失望。”而后面这句就比较微妙了,带着些试探,又存了些少女心思,她觉得罗奕佳如果也喜欢她,是不可能听不出来的。

果然,罗奕佳并没有再回应她,只是低下头继续安静地吃面,但是她逐渐染上绯红的耳朵出卖了她的心思,苏芮琪看着她红红的耳朵尖,打心眼儿里感觉快活。

于是她想,我们还有好久好久呢,来日方长,只要身边是她就好。 

评论(8)
热度(32)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