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暗涌 (一、二)

cp(按出场顺序排列)
紫雨 紫宁x魏瑾 酥肉 五选一x酥锐气
关系比较混乱 cp洁癖注意避雷 (其实我自己就是cp洁癖。。所以我到底为什么会想不开写一篇cp乱炖文啊🙃

※有私设 有bug ooc非常严重 慎入


紫宁是被指甲用力敲击手机屏幕的声音吵醒的。
她本来就睡得很浅,寂静的后半夜突然传出的敲击声已经足够将她吵醒。她微微睁眼,感觉到旁边有亮光,便转过头去看。亮光刺激到了她的眼睛,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手机屏幕惨白的光幽幽打在刘人语脸上,让她看起来像正要索命的某个女鬼。她的眼睫低垂,面上神色复杂,手上划动屏幕的动作不停。

刘人语注意到身边本来睡着的人突然醒来,意识到了大概是自己吵醒了她,便按下锁屏键将手机关上,转过头对着紫宁露出一个安抚性质很重但是她并不能看见的笑容,又俯下身给了她一个敷衍的吻,然后才说:“继续睡吧。”说完,她自己也躺下来,翻了个身背对着紫宁慢慢入睡。

但是紫宁睡不着。

她心里对于刘人语大半夜不睡觉在做什么并非一无所知,无非又是因为苏芮琪罢了。她也知道在她们在一起的这几个月里,“苏芮琪”这个名字与“魏瑾”一样,一直都像是房间里的大象,被她们二人默契地避而不谈 —— 这也是她们之间少有的这么默契的时刻。

奇怪的是,人们在意识到自己与伴侣貌合神离时总会心如刀割,但是紫宁想着这些却并不感到心痛,仿佛和刘人语谈恋爱的人并不是她,她在这段关系中只是一个旁观者。她明白刘人语当初选择和自己在一起的理由,也清楚自己当时没有拒绝她醉酒后突然的亲吻的原因。

她们当时都太需要对方了。

紫宁忽然很想喝一杯热牛奶。她在尽量不弄醒刘人语的前提下轻手轻脚起身下床,在离开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刘人语眼睫微颤,胸腹有规律地平缓起伏着,呼吸平稳,看起来自己并没有吵醒她。于是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开始往厨房走去。

牛奶在小锅子里咕嘟咕嘟响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弹出一条短信。

而另一边,在门被轻轻关上,发出很轻的“咔哒”一声响之后,床上看起来睡得不错的刘人语睁开了眼睛。





紫宁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喝过牛奶了。准确的说,是在和魏瑾分手后,她便再也没喝过牛奶。

牛奶是魏瑾非常喜欢喝的,而紫宁虽然挺喜欢牛奶,但她是只要喝牛奶就一定会反胃的乳糖不耐受者。所以在她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一直很温柔的魏瑾因为她的这种体质在这方面管得非常严格。

她从不让紫宁喝牛奶,但是紫宁总会在魏瑾喝完牛奶之后笑眯眯地凑上去向她撒娇索要一个深吻,而魏瑾总是没有办法拒绝她。十分钟后她必定会出现胃痛,头疼,甚至呕吐等不良反应,然后魏瑾就会一边絮絮叨叨地骂她不听话一边神情无奈动作熟练地递上热毛巾,药物和热水,而紫宁则会躺在魏瑾大腿上笑她像个老妈子,丝毫不把自己的症状当回事。

紫宁长相偏冷感,不笑的时候又居多,这让她在外人眼中一直是清冷孤傲高岭之花的形象。但是她笑起来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她身上的距离感会消失,原本向下的嘴角会愉快地翘起,眼睛会眯起来,像个快活的小孩子,而这一面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她只会展露在最亲密的人面前的,在这其中又数魏瑾见到的次数最多。

紫宁那时还是年下,在充满距离感的外表下是稚气未脱的心。外人面前高冷成熟的她在爱人面前却总是做出一些幼稚傻气的举动,比如故意扮丑逗不开心的魏瑾笑,再比如挑魏瑾喝完牛奶之后亲她,品尝她嘴里牛奶的味道,哪怕只是牛奶的味道都足以让她胃里翻江倒海,还有故意在魏瑾生气的边缘试探,看她气到想打人的样子,然后用最温柔的亲吻将她蹙起的眉头抚平。

她那时总是觉得自己有任性的资本,因为她知道魏瑾不会因为她胡闹就不喜欢她。魏瑾就像一面平静无波澜的湖,温柔,稳重,无攻击性,无限包容。

魏瑾就是那种无论她做错了什么事都会原谅她的温柔的人,哪怕是提出分手也都是一样的温柔。
在魏瑾又一次喝完牛奶,紫宁又一次索要成功一个吻,又一次出现不良反应,魏瑾又一次温柔地絮叨以后,紫宁一如既往地闭着眼睛躺在魏瑾大腿上,享受着魏瑾温柔的抚摸。就在此时魏瑾突然开口:“我要走啦。”

“噢?你除了我的心里,还想往哪里去?”紫宁还以为魏瑾在逗她玩,颇为不以为然。

“我要出国了。”魏瑾轻轻叹了口气,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紫宁睁开眼,正对上魏瑾无奈中交织着不舍与宠溺的目光,那目光中混杂的情绪太多,她看不下去了,便重新闭上眼,“什么时候去?”

“两周以后。”

“……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吗?”

“......是的。我不敢告诉你,怕你......”魏瑾迟疑着说到一半的话被紫宁突如其来的吻打断。她的亲吻一反常态,粗暴又凶狠,舌头毫不客气地撬开牙关长驱直入,她的牙齿磕到了魏瑾的下唇,还磕破了,那里开始往外渗血。魏瑾惊愕之余突然意识到了她想用这个亲吻传达的东西,于是她开始迎合她的横冲直撞,两人就像抢食的野兽一样在对方的嘴里攻城掠地,拥抱的力度大到像要让两人骨血相融,拥抱与亲吻在此刻仿佛都是缓解离别伤痛的手段,她们忘情拥吻,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一个异常漫长的吻结束后,魏瑾讲出的话都带着血腥气:“我们分手吧。”

紫宁没有回答。她躺在魏瑾大腿上,薄唇紧抿,用手捂着上半边脸,试图不让魏瑾看到她流泪的样子。

魏瑾等了很久都没有等来回答,于是她只好低下头,很轻地叹了一口气,拍拍她的脸:“你啊......”

那是她们之间的最后一句话。魏瑾收拾东西的时候紫宁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魏瑾走的那天紫宁没有去机场送她。

紫宁以为她们从此死生不复相见了,直到她在牛奶咕嘟咕嘟的时候收到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我要回来了。”

她的心跳倏地漏了一拍,紧接着飞快地将那条短信删除,把已经变温的牛奶倒进杯子里一口气喝完。

已然有些陌生的的不良反应慢慢开始上涌,将她包围。紫宁踉踉跄跄跑到洗手间,对着马桶吐得涕泗横流,但是魏瑾这个名字仍然很执着地在她的脑子里待着,不愿离去。

她突然很想念那及时的毛巾和热水。

-TBC-

评论(5)
热度(11)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