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有求必应屋 (一、二)


cp酥肉
哈利波特AU (干回老本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bug有私设 ooc严重
有些沙雕 希望你能看得开心







“诶,你们听说了吗?拉文克劳的那个级长好像要邀请我们的级长去舞会耶!” “梅林在上!那可太有意思了。我们跟拉文克劳感觉除了上课几乎毫无交集,她们两是怎么搞到一块去的啊?” “暗度陈仓的事我们哪里清楚呢,不管了,你们说她会什么时候去啊?” “我听小道消息说好像就是今晚耶!” “……” “……”

在去往公共休息室的路上,一堆斯莱特林的女孩子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着今天的新鲜事。苏芮琪从女孩子们身边目不斜视地经过,她握着魔杖的手在宽大的袍子底下抖了抖,试图为自己施加一个闭耳塞听咒,但是已经晚了,她还是不可避免地听到了那么几句。只是听到“级长”那个词后,她还是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那个显眼的“P”徽章,撇了撇嘴。

类似的有关拉文克劳级长与斯莱特林级长的桃色传闻她已经听了不少,没兴趣再听一些,为此她甚至已经挺长一段时间没找刘人语了,因为她害怕自己会打扰到她和“最近与她交往甚密”的另一位级长的二人时光。

刘人语是真的没眼光,明明我也是级长啊,她怎么就不来邀请我呢。苏芮琪低着头快步往前走,一边踢着一颗小石子一边在心里碎碎念。她踢得很用力,仿佛那颗小石子就是刘人语这个负心汉的头。

视线中突然出现一双熟悉的穿着长靴的纤细小腿时,苏芮琪想收住脚,但是又一次来不及了,那颗小石子已经被她踢了出去,准确无误地打在了那个人的小腿上。紧接着,那个人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惨叫,然后失去平衡往前倾倒,同样准确无误地扑到了她怀里,怀里的书差点散落一地。

苏芮琪下意识接住了她,在看到那金棕色短发之后暗叹一声报应来得太快,但是她又忍不住担心刘人语是不是受伤了,便把她从怀里捞出来,果然就看到刘人语小狗狗一样的眼睛湿漉漉的,看起来还有泪光在闪动。刘人语抽了抽鼻子,说话的腔调也因为吃痛而变得黏糊糊:“已经好久没见到你了,我刚想跟你打声招呼,你怎么就踢我啊。”苏芮琪自知理亏,一叠声地道歉,她将刘人语打横抱到了最近的一张长椅上,脱下她的长靴仔细检查伤势。所幸刘人语穿的是长靴,那里并没有出血,只是有些淤青。

在确认了伤势没有严重到要往庞弗雷夫人那里跑一趟之后,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此时她才回想起自己在踢到刘人语之前想的事情,表情又突然变得很微妙。两人之间陷入一种冗长而尴尬的沉默,但是在她决定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沉默,向刘人语确认传闻真实性之前,刘人语却仿佛与她心有灵犀一般先开口了,只是话题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你这段时间是一直在躲着我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苏芮琪坐在她旁边,捏着自己的袍角,尽力扯出一个“没有啊我们一切都好”的笑容,但是这无法哄骗一个智慧的拉文克劳。刘人语一眼就看透了她别扭的小心思:“你是因为我和斯莱特林级长的事才故意躲着我吗?”果然,听到“斯莱特林级长”的苏芮琪笑容瞬间消失,她自己或许还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但是刘人语已经在心里写出了一篇十英寸长的苏芮琪表情变化研究论文了。

其实刘人语自己都不好意思那么直接地点破苏芮琪的小心思,但是热情直率的格兰芬多最不擅长的事就是撒谎和掩盖,而且她这段时间实在是表现得太明显,太反常了。在经历了无数次在魔咒课教室门口碰到苏芮琪然后被无视,亦或是苏芮琪和她的金发室友一起开怀大笑时看到她表情突然由晴转阴,以及数不清次数的在路上偶遇苏芮琪时被当做陌生人一样对待,连最不关心这些事情的斯莱特林级长某天都忍不住八卦了一下“你是不是惹到她了”之后,刘人语终于找到了机会,在苏芮琪回公共休息室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却没想到被她踢出去的小石子狠狠砸中。但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毕竟她因祸得福,终于得到了好好质问她的机会。

苏芮琪的回答并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听说你们在二人世界里过得很愉快嘛。”她的声音听起来颇有些委屈巴巴,让刘人语联想起耷拉着耳朵的大型犬。刘人语忍不住笑了一下,抬起手虚虚摸了摸那并不存在的耳朵:“那是因为你不来找我呀,笨蛋Sury。”并不留给苏芮琪发问的时间,她紧接着开口,“我想邀请一个人一起去舞会,可是我对舞步还不太熟练,你愿意陪我练习一下吗?”

苏芮琪心里一紧,刚才那些斯莱特林女孩子们说的话又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她觉得整个巫师界可能没有比自己的情感经历更惨的了,不仅喜欢的人不喜欢她还要被拉去做她喜欢的人的替身,但当她对上刘人语湿漉漉的眼睛时,一个“不”字在她嘴里打转,她的嘴却像中了快快禁锢咒似的,怎么也没办法说出一句狠心拒绝的话。

这次惊讶的人轮到刘人语了,她原本以为苏芮琪听到这个邀约会开心起来,但她听完以后好像更不高兴了。她暂时还没有头绪,只能先接上刚才的话头:“要不就晚餐后吧,好不好嘛Sury姐姐~”从十二岁那年她们第一次见面开始,这句撒娇就一直是苏芮琪的死穴,每次刘人语只要使出这个必杀技,再配上她湿漉漉的无辜眼神,苏芮琪必定会缴械投降,这次也不例外。

“好吧……”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总是无法拒绝刘人语,“在哪练?” “在那个你能得到渴望的东西的好地方噢~”刘人语抛给她一个wink,抱起书从长椅上站起身,“我要去上魔药课啦,晚上见噢~”

苏芮琪有些担忧地看着她的腿:“要不我送你过去吧。”刘人语歪着脑袋,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好啊~谢谢Sury~”

作为一个称职的护花使者,苏芮琪把刘人语护送到魔药课教室门口才转身离开,虽然两人一路上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气氛好歹不再像之前那么尴尬了。在魔药课教室门口,苏芮琪友好地向刘人语道别然后转身准备离开,但她在离开前被刘人语拉住了手腕。

刘人语也没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大胆的举动,但她还是做了。她贴着苏芮琪的耳朵,说话的声音也因此变得轻柔又甜蜜:“今晚见哦~老公~”仿佛是觉得这两句话还不够撩人,她又轻轻咬了一下苏芮琪的耳垂。

果不其然,苏芮琪的脸腾的一下红得像她的格兰芬多围巾一样,这样的反应让刘人语充满恶趣味得到满足的成就感,她迅速溜进教室,只留苏芮琪僵立在原地,呆若木鸡。

她刚刚…是不是叫了我“老公?”

她还咬了我的耳朵吗?

梅林的slave Leia costume啊,我刚才是被她撩了吗?

-TBC-

评论(12)
热度(72)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