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one kiss


cp酥肉
plot? what plot?
非常短的一篇 不甜不要钱
(背景是酥肉刚刚告白确认关系
仍旧ooc

其实早就已经意识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刘人语与苏芮琪并肩走在晚风轻拂的路上,她的手被苏芮琪稍大的手牢牢牵着,她确信自己的脑子已经开始因为确认恋爱关系的甜蜜而变得迷迷糊糊,但是她在迷糊间仍然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她因为这个幼稚的结论发笑,忍不住悄悄瞥一眼身边的人。苏芮琪还是和确认关系前一样神色淡淡,仿佛方才主动提出交往请求的不是她一样,但是她眼底的笑意与染上绯红的耳朵尖并没有逃过刘人语的眼睛。她牵着刘人语的手是温暖的,坚定的,而那只正在微微出汗的手也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苏芮琪注意到了刘人语的瞥视,便偏过头问她:“小辣鸡又在想什么呢?”

刘人语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晚风又比她早一步发现了她脸上的热度,她不想把刚刚得出的结论与她分享——谁愿意刚被告白就被无情嘲笑一番呢——于是她眨了眨眼,站定下来:“我在想啊,我们现在应该是在谈恋爱了,没错吧?”

苏芮琪发现她的眼神无意识地在自己的眼睛与嘴唇间游移,心里对她大概在想些什么也猜了个七七八八,但恶趣味的年上存心要逗一下刘人语:“嗯?然后要做什么呢?”

刘人语不经意间被她的话带着走了:“那谈恋爱的时候不就是要亲——唔!!”

不得不承认,刘人语在脑子不太清醒的时候还是比她清醒的时候可爱很多的——苏芮琪在心里悄悄地对自己讲——所以我亲上去也不能怪我嘛,谁叫她那么可爱呢。

一个漫长的吻结束后,苏芮琪先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刘人语仍沉浸在亲吻余韵中的脸,她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揉了揉刘人语的脑袋,把她的头发揉得有点乱:“小辣鸡,我们现在都在谈恋爱了,那可不就是要接吻嘛。”

-Fin

评论(2)
热度(63)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