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You charmed the heart right out of me【第六章】

你们的评论有一定几率会影响到这篇文的走向或细节或设定哦( •̀∀•́ )让我看到你们淋(lan)色的大拇指和火热的心好吗!
  还有 你们猜是希寡先脱团还是肖根先脱团?(其实我也不知道 这时候就请你们看↑第一句话:))

电梯间:)戳:【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炖肉番外】I solu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根肖】

斯内普带着Root和Shaw来到一间灰扑扑,十分脏乱,杂物四处摆放着的空教室里。
  “你们禁闭时要干的事就是清理这间教室,不能用魔法。”斯内普笑了,然而他眼底并没有笑意。
  斯内普离开教室后Shaw直接暴走:“Dammit,那只老蝙蝠精简直闲得x疼。”
  “随遇而安吧,sweetie~”然而Root并没有显得很生气,她只是默默开始打扫。
Shaw也不好多说什么,便加入了她。
  她们快收拾完时Root突然叫了一声:“啊!”
  “你怎么了?”Shaw关切地问道。毕竟是一起关禁闭的战友,革命情谊还是有的。
  “没什么,我撞到一面镜子上了...等等...Sameen!你快来看!”
  “怎么了?你照镜子发现你自己太美丽了?”Shaw走到Root身边。但很快,她就发现了这镜子的不对劲。
  ※这是一面非常气派的镜子,高度直达天花板,华丽的金色镜框,底下是两只爪子形的脚支撑着。顶部刻着一行字: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Root看上去都快要贴到那面镜子上去了,她张着嘴,面色潮红,呼吸急促,露出一种无比向往的神情。
  但Root意识到Shaw在自己身边后便恢复了常态,她说:“Sameen,你应该试试你在这面镜子里能看到什么。”
  于是Shaw再次看向那面镜子。
  她看见了她自己面前有一大堆食物,它们堆成一座小山。它们是那么诱人,Shaw忍不住想拿起一只鸡腿——
Root打断了她:“你看到了什么?”
  “我面前有好多吃的。”Shaw坦然承认,“你呢?”
  “我...我看见了我们两个...站在镜子前...”Root面色绯红,扭扭捏捏。
Shaw用狐疑的眼神盯着Root,但Root一直不敢与Shaw对视。
  “对了!我还有一个地方没擦!你也快点吧,我们快弄完了。”Root迅速走开。

“关禁闭关的还爽吗?”Hill见Root回来,笑嘻嘻的问道。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然而Root并没有回答Hill的问题。
  “怎么了这是?你问吧。”Hill有些迷惑。
  “你知不知道有一面很奇怪的镜子,能在里面看到本来没有的东西的那种?还刻着符文的。”
  “让我想想...对了,你应该说的是厄里斯魔镜。我在一本书里看到过它。”
  “那是什么?”
  “能反映内心最迫切最深最真实的欲望的镜子,那个符文反过来就是: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我展现的不是你的脸而是你内心最真实的欲望),怎么,你看到它了?”
Root给出了肯定答复,Hill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在哪里啊?”

「※变形术是你们在霍格沃茨课程中最复杂也是最危险的法术。※」——米·麦格教授
  这是麦格教授在上第一堂课时说的,这句话被Romanoff抄了下来贴在了床头。
  “我的盆宇,你对变形速的饿爱真四我见犹怜。”Shaw嘴里塞满了零食,吐字含糊不清。
  但即使如此,Romanoff也依旧听出来了她说的是什么,她毫不客气地还击:“要是Root知道你对中国成语的应用竟如此不堪她一定会对你心灰意冷丧失一切兴(xing)趣的。”
Shaw翻了个白眼:“她对我丧失兴趣最好。话说回来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变形课之后。”Romanoff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而Shaw的脸都要扭曲了。

【那节变形课】
  麦格教授把讲桌变成了一头猪,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随后又讲了一大堆东西,让学生们记了一大堆晦涩艰深的笔记。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学生们听得云里雾里并成功意识到要把静物变成动物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随后麦格教授发给他们每人一根火柴,让他们下课前把火柴变成针。
  变形术——哪怕是最简单的变形术对学生们来说都很难,连赫敏·格兰杰也只是让她的火柴起了点变化而已。
  学生们用自己的魔杖对着那根火柴,近乎疯狂地念着变化咒,但他们错误百出,他们的火柴也依旧是那根火柴。
Shaw(的火柴)弯了。
Root因为并不专心,把她的火柴震到了桌底下。
Hill成功的让自己的火柴燃烧了起来,她看着火柴慢慢燃尽,不知道这到底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Romanoff本来施着咒语,突然看见Hill的火柴烧了起来,她一笑,魔杖跟着抖了抖。
  她就这样成功地把她的火柴变成了一根针。
Romanoff震惊了,然后又试了几次,迅速的掌握了要诀。
  她看见Shaw正在开始新一轮尝试,打算暗中帮助她。
Shaw和Romanoff念出的咒语同时被施到了那根火柴身上,那根火柴就这样被崩飞了——同时她变成了一根针。
  她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根针戳在了Root的月匈上,一截针消失在了Root的衣服里。
Root差点跳起来,但她被Shaw和Romanoff一起死死按住。
  “去吧,你犯的错,你应该自己补救。”Romanoff拼命忍住笑,推了Shaw一把。
Root看Shaw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Shaw赔着笑,小心翼翼地把针拔了出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然而Root并没有说什么,她只是移开了目光。
Romanoff十分贴心的帮Root施了个(Hill教她的)愈合咒。
Root灿烂地笑着向Romanoff道谢,把Romanoff吓了一跳。
  整节变形课余下的时间Root都没有再看Shaw哪怕任何一眼。
  于是Shaw突然意识到:Root生气了。

-TBC-

恭喜寡姐顺利解锁变形天赋:)
  其实根妹在厄里斯魔镜里看到的是肖根在哔哔哔哔啦:)

评论(28)
热度(58)
  1. 哈默无域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