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You charmed the heart right out of me【第七章】

现在的我脑子里疯狂回响着trololo song,我觉得我大概写不出什么好东西了要打别打脸靴靴
   让我看到你们淋色的大拇指和火热的心好吗!
p.s本章Hanna(根妹的老相好)来打酱油(比大锤高高高)
  有人评论说画风突变,关于画风突变这件事请看第一句:)

电梯间:)戳:【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炖肉番外】I solu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根肖】

Root已经有好几天没出现在Shaw的视野中了——碰巧最近这几天格兰芬多与拉文克劳一起上课的时间很少,仅有的几次Root都以各种理由请了假。
  于是Shaw在继思考今天的早午晚餐吃什么以及牛排怎么做最好吃之外又有了新的问题:那个女疯子到底怎么了?
Hill和Romanoff私下交流了一下她们的状况(宿舍里问的时候肖根那俩别扭货都拒绝表态,也让希寡二人再度感叹这俩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两位画风相对正常一些的小女巫很快就理清了整件事情。
   她们出于不想在看到好友发疯的心决定开导她们。
   她们决定先从看上去比较好开解的Root下手。

 魔法史课上,Root正昏昏欲睡,突然,一个纸团走位十分风骚的砸中了她的头。
Root抬头,半透明的宾斯教授依旧在用他平板无起伏的声线讲着妖精叛乱,班上大部分赫奇帕奇已然进入梦乡,没人注意到她。她看向不远处的Hill,Hill朝她挤挤眼。
Root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但越危险她越爱,险象对她来说就像炼制活地狱汤剂一样迷人。
   小纸条是空白的,然而过了一会,上面开始浮现出字迹。
   「我说,你跟你的小女友还没复合啊?p.s我对这张纸施了魔咒,我们可以就这样聊天,你写的我能看见,所以你不必再扔回来。( •̀∀•́ )」
   「梅林的裤子啊,你怎么还揪着这个问题不放。p.s.( •̀∀•́ )个鬼哦( *・ω・)✄╰ひ╯」
   「梅林在上,我一点都不想再看到我的室友失魂落魄心神不宁的颓废样了。我宁愿你还是那个疯狂俏痴汉。p.s.你还敢说我?!( ̄ε(# ̄)☆╰╮o( ̄皿 ̄///)」
   「硪、纍叻、祗想酢个、洝靜の籹祗、、、」(翻译:我累了,只想做个安静的女子...)
   「go f@ck yourself.我觉得其实Shaw本来也不是故意的,你这么生气也挺莫名其妙的。她比较慢热还迟钝还别扭,我觉得她需要刺激。」
  「我的朋友,你简直就像当代邓布利多一样睿智!为了表示感谢我床头那罐糖分你一半!」

几天后,Shaw终于再一次看见了Root。
  这次,Shaw彻彻底底的不爽了——她本来只是不习惯有个成天在自己眼前晃悠的人突然消失。
   【Shaw(紊乱的)内心】
   梅林的胡子啊,她终于出现了,毕竟是一起关过禁闭的战友,怎么说不见就不见...等等,那个女的是谁?
   !她们竟然十指相扣过来了!
   疯女人你没看见我在这里吗!难道就因为她比我高你的眼中就没有我了吗!(划掉)
   艹艹艹艹!那个sb快把你的手从Root脸上拿开!
Root竟然还笑得那么开心?!
fvckfvckfvck她们...接吻了?!
MERLIN DAMMIT!!!!!!
   【Shaw的表情】
   ( •ิ_• ิ)
   ⊂((・⊥・))⊃
   ㄟ( ▔, ▔ )ㄏ
  然后Shaw爆发了。
  她对着她们旁边的盔甲施了个四分五裂咒——Shaw是有把这个咒语施在Hanna身上的冲动,但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这么做。
  盔甲应声而裂,巨大的响声吓了Hanna一跳,她睁开眼,发现Shaw的魔杖直指她的脸。她的神情让Hanna觉得自己看见了YOU-KNOW-WHO站在她面前,正要对她施阿瓦达索命咒。

Shaw觉得这简直就是羞辱,愤然离去。
Shaw眼中的自己:一脸不爽地拂袖而去。
Root眼中的Shaw:(• . •)着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Root出现在Shaw面前的次数频频增加,但是Shaw却比之前更加不爽了。因为Root与那个人简直如胶似漆形影不离水乳交融,甚至某天在餐桌上Shaw还看见Root帮那个sb擦嘴来着。
   当时Shaw手中的叉子以比平时重200倍的力道戳烂了她的牛排,Romanoff略带惊恐的看了那块像被施过四分五裂咒的牛排一眼然后默默地坐远了些。
Shaw通过非法途径得知那个人名叫Hanna,与Root是青梅青梅。
   想着这个的同时,她正与Romanoff下巫师棋。
   她随手让骑士前进了一步,然后Romanoff的王后直接把她的骑士打飞了出去。
   "你到底有没有在好好下棋啊!你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Romanoff有些不满(其实寡姐内心一清二楚:))。
Shaw并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指挥。
   很快这场战役(?)就以Romanoff的胜利而告终。
   "要我说,我的朋友,你要是真的那么在意Root,你也该主动点啦。"Romanoff看着Shaw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叹了口气,"回宿舍吧,已经挺晚了。"

-TBC-

昨晚码到这里太困就睡着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只是前半段

评论(26)
热度(55)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