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You charmed the heart right out of me【第八章】

说在前面:今天我的脑子里回响的是我在东北玩泥巴,同样不会有什么好东西
  这篇文算AU,人物私设较多,我会在重温完指环王2.3之后做出说明
  对了,如果发文发晚了,那大概是我码字的时候睡着了,反正暑假应该是日更:)
Last but not least,本人文力不足,写出来的文难免会有各种问题,谢谢每一个包容我并等更新的你,你们是我日更的动力(ง •̀_•́)ง
  如果hp原著粉发现文中有与原著相悖的错误请提出来,我会修改;如果没看过hp原著的发现文中有不对劲的地方也请提出来,我会修改。
  希望自己能在更文的过程中慢慢成长,能写出与之前相比更好的东西。
  就算只有一个人在看我也会坚持写下去。
  以此自勉。

电梯间:)戳:【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炖肉番外】I solu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根肖】


  

Shaw有一种本来属于自己,但自己并不喜欢的东西突然被抢走之后莫名的不爽。
  她只想发泄。
  这节是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斯内普要求他们配制的是迷乱药。
Shaw多拿了一些独活草,正好被Romanoff看见。
  "你想做什么?魔药的每一种材料都必须用量刚刚好,多一点或少一点都会引发事故的!你知道的,斯内普不喜欢事故。"
  "没有,只是随手抓的,反正还要切,多一点不会有事的。"
  "那好吧,不过我们最好快点,斯内普过来了。" Romanoff一边说着一边把她切好的坏血草扔进坩埚里。
Hanna就坐在Shaw的前三排,Shaw一边心不在焉地看着原料升温一边悄声说:"羽珈迪姆-勒维奥萨。"
  斯内普正在斯莱特林那边检查他们的炼制魔药情况。每个人都在低头紧张的盯着自己的锅。她确信不会有人注意到她。
  没有人看见,一小团独活草——不多,却足以毁掉整锅魔药——从Shaw的桌子上飘了起来,慢慢地往前飞,飞到了三排前,准确无误地降落在了Hanna的坩埚里。
  五秒钟后,巨大的爆炸声响彻整个教室。
  斯内普教授的脸都扭曲了:"Miss Frey,"他的声音嘶嘶响:"虽然你差点炸飞一半无脑的格兰芬多这点令我欣慰,但我不得不说,你在熬制迷乱药时是随手抓了一把独活草就扔进坩埚里的吗?我知道在你如巨怪般的的脑袋瓜里不会有数数的概念,但我低估了你的愚蠢,你的脑袋里竟然连切的概念都没有。格兰芬多扣十分,因为你感人的智商。"
  可怜的Hanna看上去快要哭出来了,所有的格兰芬多都面有怒色,只有Shaw依旧面无表情。

Hanna在爆炸时正好在看锅里的情况,因此她被送去了校医务室。
 愤怒如浪潮一般席卷Root的头脑,她几乎要吼出来:"是谁干的?!"
  她面对问讯第一时间赶来的Root,泣不成声:"我,我不知道是谁...或许是我的同桌把草药弄混了..."
Root担心好友心切,虽半信半疑却也没多问。
Hill赶到天文塔,Romanoff已经在那里了。
  听Romanoff讲了一遍事情经过的Hill皱起了眉头:"所以你觉得是Shaw干的?"
Romanoff点了点头。
  "确实有非常大的可能,毕竟对象是Hanna,Shaw又比较极端。但我觉得还是先不要跟Root说了吧,她知道了可能会更生气,虽然我觉得以她的智慧,自己猜出来也不是不可能。"Hill思考了一会说。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Root可能会因为这件事重回对Shaw的痴迷,毕竟她就喜欢她那样..."Romanoff撇撇嘴。
  "但是Shaw对Root的态度又会回到从前,对吧?毕竟她可没那么在乎Root。"Hill接过话头。
  "没错。拉文克劳加十分。"Romanoff低头,笑了起来。

"你听说了吗?哈利·波特加入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了。而他才一年级。"Shaw有些不满地对Romanoff说道。
  "没事,以你的飞行技术,二年级肯定就能进球队了。"Romanoff知道Shaw对对魁地奇的热爱。
  "我觉得我以后可以考虑去当个球星。"Shaw切着牛排,严肃地说。
  "别吓我。我觉得你会把别人的脑袋一棍子打下来。"Romanoff刚刚差点把嘴里的南瓜汁喷出来。
Shaw翻了个白眼,不打算再理Romanoff。
  而Romanoff只是很庆幸Shaw没有再对她的牛排施四分五裂咒。
  此时的拉文克劳长桌上,Hill倒是真的喷了南瓜汁。
  "你的脑子是被鹰头马身有翼兽踢了么?你居然当着Shaw的面和Hanna接吻?"
  "我只是为了刺激一下她嘛。再说了,我们只是做做样子,没有真亲啦,虽然从Sameen的视角看来我们确实在激吻。"Root耸耸肩,瞟向Shaw。
  "啊哈,你应该为Shaw当时没有化身愤怒的小鸟击爆你的猪脑袋而感到庆幸。"
  "她当时倒是对我们旁边的盔甲施了个四分五裂咒。不过愤怒的小鸟是什么?Sameen的守护神吗?"
  "那是一款麻瓜游戏,小鸟化身鸟体炸弹被弹出去与抢了它们的蛋的猪同归于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倒是真心觉得有点像Shaw呢。Hill想。
  "听起来不错,让我玩一玩吧。"Root露出期待的表情。
  "收回你的好奇心,Root,这是我跟你说的第128次,学校里是用不了电子产品的!而且我爸妈绝不会允许我带电子产品进学校的。"Hill扶额。
  "那圣诞假期间我可以去你家玩吗?"Root挑眉。
  "你不回家?"Hill反问道。
  "不了,回家没意思,我可以去你家过圣诞节吗?"
  "当然可以,如果你想的话。"

-TBC-

没睡着!!!发完文就去睡了
  祈祷我的成绩能好一些🙏

评论(15)
热度(50)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