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You charmed the heart right out of me【十二章】

本章劳徳上线

电梯间:)戳:【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十一章】【炖肉番外】I solu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根肖】

"你说,"Hill捧着一杯热巧克力,蜷在公共休息室里壁炉边最大最温暖的沙发上问坐在她旁边的Root:"伏地魔是真的死了吗?"

"关于这个问题,"Root嘬了一口热巧克力,"你可以现在从沙发上离开——然后把位置让出来给我——然后径直走到格兰芬多公休室里找到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然后动情地撩开他的刘海虔诚地抚摸那道伤疤再问他那个问题——当然你得先确保自己不会被Romanoff剪碎以及格兰芬多万事通不会顺手操起她身边那本书砸向你的脸——什么?你说他们是黄金三人组?还有一个是谁?算了who cares,总之你看我作为这么贴心的好朋友在你提出一个问题之后就迅速地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全面最快速地回答了你的问题,你要不要考虑下把壁炉边的那个位置让出来给我?我好冷的。"

Hill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掌握了翻白眼的技能:"不让。你废话太多了。"

"我!好!生!气!"这次Root拒绝迂回拒绝绕弯,十分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我都要渴死了!"说着,她又低下头喝了一大口热巧克力。

"呵。"Hill露出一个一看就没啥好事的笑容。

"好吧好吧我回答你...其实我觉得他还没有死。"Root无奈地耸耸肩,"如果你肯让出那个位置给我,我就跟你说我知道的一些事情。"

Hill像是坐到了沙发上放着的热火炭一样跳了起来,然后乖乖地坐到了Root原来的位置上,露出一副"妈妈我睡不着我要听故事"的低幼表情。

Root觉得自己肯定是被Hill传染了,因为她竟也翻了个白眼: "你的口水要滴到沙发上了,口水娃。"

"据我妈妈的小姨的三姑妈的大舅的二叔说,他曾经在阿尔巴尼亚看见过伏地魔,不过他只有婴儿那么大。"

"还有目击者称,当年哈利波特不知道干了什么让伏地魔魂飞魄散时,他并没有完全消失,只是化作一团黑烟逃走了。"

"我母亲手上的黑魔标记还在呢。魔咒除非是施咒者死亡要不然是不会消失的,这或许也能证明他还没死?"

"我说完啦。"Root难得摆出一副深沉的表情,仰头喝完了剩下的热巧克力,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嗯...听起来都挺有道理的。"Hill也摆出一副深沉的表情,"看来我要考虑下以后进圣芒戈。对了,记者在战时肯定不是好职业,我得去跟Romanoff说说。"

"靠!敢情老娘说了老半天都是在为你未来的职业规划做嫁衣!"Root十二年的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种复杂的感情,她觉得自己心很累。

下雪了。大雪。

十一二岁的孩子们,玩心都还比较重,一下课他们就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最近的空地,开始堆雪人啊,雪球对战啊那一类无聊(但他们乐在其中)的游戏。

Hill和Root两个与世无争的高冷拉文克劳就这样和她们同样与世无争的赫奇帕奇好友一起,坐在一旁看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厮杀。

Shaw几乎都要玩疯了,Romanoff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让她放弃了将一个巨大的雪球扔在斯内普脑袋上的疯狂计划,没想到下一秒,她手里的雪球就打到了正好路过的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奇洛后脑勺上,连他巨大的头巾都因为这强大的外力撞击歪向一边。【原著中砸奇洛这事好像是韦斯莱双胞胎中的其中一个干的】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奇洛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将头巾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然后神色惊慌,匆匆离开。

"什么?这不公平!他居然没扣这愚蠢鲁莽的格兰芬多的分!他们难道坠入爱河了?"斯莱特林学院的潘西帕金森指着Shaw,叫嚣着。她的话得到了一部分斯莱特林学生的认同。

就在Shaw几乎要拔出魔杖对她施恶咒时,Romanoff拦住了她。

她将Shaw护在身后,同时朝Hill和Root的方向看了一眼。

她们似乎在严肃的讨论着什么事,根本没注意到这边。

"帕金森小姐,我并不认为肆意人身攻击别的学院的学生就是你道德高尚的表现,学院之间的恩怨没必要上升到个人,我认为你之所以那么注意她无非两种情况:第一,你是一个整天无所事事只会八卦别的学院的学生的目光短浅的人;第二,你爱上她了。"

格兰芬多的学生集体发出哄笑,斯莱特林的学生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也并没有人站出来帮帕金森说话。虽然性取向在巫师界并不是什么魑魅魍魉一般的事情,但十一岁的小女孩还是很讨厌别人拿自己的性取向开玩笑的,尤其是她还是个直的的时候。于是帕金森愤怒地离开了。

"说得真好,谢谢你,Romanoff。"Shaw露出了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微笑。

"这种小事谢什么。"Romanoff也冲Shaw笑了笑。

不远处目睹全过程的Hill对Root摆出了一副"你看我媳妇就是这么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嘚瑟表情,Root愤愤地咬着牙,只想把Hill泡在福尔马林里然后送给Romanoff。

"你嘚瑟什么,又不是你帮Sameen开嘲讽。"Root保持了一个贵族小姐在外应有的风度,她拼死忍住了对Hill竖中指的冲动。

等Romanoff拽着Shaw来到Root和Hill身边时,Romanoff劈头盖脸地问:"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呢,那么严肃。"

Root环视了一圈确保周围没人会注意她们,为保安全又给周围的人施了个闭耳塞听咒,这才压低声音说:"刚才Shaw不是砸到奇洛,还撞歪他的头巾了吗..."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住了。

"你倒是说啊。"Shaw.不耐烦了。

Root舔了舔嘴唇,面色严峻:“我和Hill都看见了...他的头巾下露出了一部分嘴。”

Hill同样面色严峻地点点头:“我们猜测那头巾下面可能是一张脸。”

Romanoff和Shaw面面相觑。

“愚蠢的人!上次让你去古灵阁偷宝石你就没偷到,现在还差点暴露我的身份!要不是你小子还算机灵赶紧走了,我现在都不可能在这里跟你说话了!”奇洛的后脑勺上那张脸表情十分愤怒。

“主...主人,我错了!您需要我给那个不识时务的家伙什么惩罚吗?”奇洛露出惊恐的神色,跪了下来,他看不见那张脸,只能通过语气推测他的情绪。

“不用了...这样那些学生反而会起疑心...你还是多留心哈利波特吧...”那个人仿佛经过深思熟虑后才慢慢用若有所思的,低沉的声音说出这句话。

“是,主人!一切听从您的安排!”奇洛感觉自己像被赦免了一般愉快。

奇洛的后脑勺上,伏地魔露出一个阴森扭曲的笑容:“时间还长...霍格沃茨的学生们...我陪你们慢慢玩...”

-TBC-

评论(19)
热度(54)
  1. 九月三无域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