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You charmed the heart right out of me【十四章】

嘴上说着不更文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明天回老家,可能更不了,所以还是来了(๑•ั็ω•็ั๑)

想看赫敏和喜儿组cp【高智商高颜值学霸组】

有人萌HP里的百合拉郎吗...比如赫敏x卢娜什么的

有的话我们可以在评论里好♀好♀交♀流一下:)

本章主根总的报复 不喜请绕道

电梯间:)戳:【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十一章】【十二章】【十三章】【炖肉番外】I solu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根肖】


Root的报复之心包裹着她,像一条在她身上蜿蜒缠绕的蛇不安地扭动着。

此时此刻的她,俨然一个标准的斯莱特林。

 
  

那个叫Precivale Harris的,是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守门员。【原著里好像是奥利弗伍德】

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的比赛中,Hill正专心观战,突然听到身边的Root在很小声地念咒语。

Hill偏头,发现Root的魔杖尖小幅度地运动着。

她决定假装不知情继续观战,同时装作不经意的靠近了Root一点,帮她挡了挡。

又不是打拉文克劳,何不友善地给予帮助。Hill抱着高冷的态度置身事外(并没有)。

然后她就看见Harris在球飞向球门时至少连着五次扑向了相反的方向。

斯莱特林学生士气高涨,欢呼声更加响亮。而斯莱特林球员觉得梅林眷顾了他们,状态出奇的好,更是连连进球。

哈利波特抓住了金色飞贼。

但那有什么用呢,因为守门员的严重失误,格兰芬多队还是输了。

事后,格兰芬多队队长彻底生气了。他愤怒地宣布Harris被驱逐出校队。

"梅林在上,他为什么没慷慨地把他的智慧分一点在你这只蠢猪上呢!你如巨怪一般的智商决定了你不能在战队呆下去了,这样下去我们只会被拖累!"

Harris伤心地往外走,然而他走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一头撞上了窗。

这下,校队里本来还想劝说队长的人也不做声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Harris至少穿过了同一条走廊五次,撞到门上十三次,对教师施魔咒三次(为此他被斯内普关了禁闭),这里我们就不细数他重复连续地进出一间教室的次数了。

"你真是可怕,你到底对他施了多少个混淆咒啊?"Hill好奇地问道。

"就一个,只是我改进了一下,加强了效果和时间。"Root微微抬起下巴,一脸志得意满。

然而当Hill满脸(装出来的)惊恐地将这件事告诉Romanoff之后,Romanoff却愤怒地表示自己要杀了Root。

"就是她!害得格兰芬多队输了!我今天还被潘西帕金森那个妖艳贱货嘲笑了!"Romanoff怒不可遏,用力地合上书。

"什么?!她敢嘲笑你?!让她等着吧,接下来一个月有她好受的。"Hill开始阴森森地磨牙。

"对了,你可千万别告诉Shaw啊。"恢复理智后Hill仍不忘嘱咐一句。

 
  

还有那个斯莱特林的Jack Thomas,Root看他不爽很久了。他每次看Root的眼神都让Root觉得自己被强x了。

更过分的是,他居然敢在飞行课上让Shaw出丑!

Shaw那么脆弱难过的表情Root还是第一次见。

虽然拥抱Shaw没有被推开让她暗爽了一会,但她绝对不会放过让Shaw如此难过的人。

想到Shaw伤心的样子,Root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

"果然斯莱特林多傻逼。"Root愤愤地咬牙。

"没错。"Hill也愤愤地附和。

然后,怀着同样心思的魔咒学专家与魔药学专家一拍即合(...),开始商量她们隐秘而伟大的计划了。

两星期后的变形课上,Thomas举手,麦格教授有些疑惑,但他站了起来。

"潘西帕金森!我想要你很久了!我迫不及待的想哔——让你爽到x仙x死!我想品尝你的身体,你哔——哔——哔——......"

他满脸yd与兴奋,但帕金森可不。

她的脸由红转白再变黑,仿佛上演了一出精彩的变脸。

但是麦格教授精彩的表情绝对艳压群芳,她甚至少有地比了个粗鲁的手势来表达她的愤怒:"坐下,Jack Thomas!你这个下流的流氓!你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b站诸葛亮:))"

后果可以想象,Thomas受到了四大院长和校长联合起来的长达三个小时的思想教育,并且校长亲自寄了一封吼叫信给他的家长。

第二天的早餐桌上,Thomas看着自己面前血红的,绝对承载着母亲(或父亲?)满溢的愤怒的吼叫信,内心十分复杂。

当他母亲高亢,具有强烈穿透力,仿佛要将礼堂的墙壁震塌的声音响起时,他恨不得把桌上的补丁挖个洞,自己钻进去。

而潘西帕金森则和Thomas一起,成了四个学院所有八卦的女生(也有一部分八卦的男生)接下来两个月内讨论的主要对象(当然,主要是讥讽),毕竟这种事可是霍格沃茨建校以来第一次见。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帕金森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她很快开始消沉。

Hill和Root人手一杯南瓜汁,嘴角挂着狡黠的笑容,望着不远处聚在一起讨论这件事的女生们,默契地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目光。

Romanoff跟Shaw讨论起这件事的时候还有些心有余悸:"所以说,千万不要招惹Hill啊。"

Shaw并不愿意想那么多,反正她知道她要是有问题总会有Root帮她解决的。

这么想着,她安心了一些,然后继续吃牛排。

 
  

对Root有意思的不止男生,上次有个女生在走廊里堵住了Shaw警告她离Root远一点,然后被紧随Shaw之后的Root黑着脸随手甩了个恶咒到她脸上,那个女生的鼻子开始疯狂变长。

庞弗雷夫人一边帮她治疗一边愤怒地问是谁干的,那个女生为了不牵连Root还含糊其辞。

Root嘴角挂着高深莫测的冷笑:"她要是真爱我就不该去惹Sameen。"

"人家也不容易,你这样太伤她的心了。"Hill作为画风相对正常一些的那个,还是开解道。

"Sameen都因为这件事三天没理我了...你说我难道就不伤心吗?"Root眉宇间都盘旋着淡淡的失落与哀伤。

"得了吧,圣诞假期间你非得拉着我去Romanoff家,我还以为你终于善解人意了,结果是Shaw开的门。你那点小伎俩,哼。不做评价。"

"你都没看见Sameen看到我之后瞬间拉下去的脸...她的神情仿佛在告诉我:这一点都不酷!"Root八字眉狗狗眼幽怨地看着Hill,"你勾起了我不美好的回忆。"

"荣幸之至。"Hill向Root砸过去一个抱枕。



 
  

-TBC-

我感觉我写的报复方式有点太狠了...算了懒得改了

 

评论(38)
热度(60)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