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You charmed the heart right out of me【十五章】

纪念碑谷真的太好玩了!!!完全停不下来!!!(๑•̀ㅂ•́)و✧没有邀请码了...

第二部分并没有重开一章 就在这里写下去了
  本章赫敏上线 纯萌西瓜组的就别看这章了 

解释下生命魔咒:我第一次是在《贵族》里看到的 用自己的血啊内力(?)啊那一类的东西凭空变出植物来 最猛的那种可以让植物自己运动(…) 当然 对身体伤害不小 但是原著里可能没有 我忘记了(耸肩) 

电梯间:)戳:【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十一章】【十二章】【十三章】【十四章】【炖肉番外】I solu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根肖】

这是第一部分 我太困了 第二部分睡醒更

因为下个星期就要考试,所以四人有时会聚在一起复习,当然,效率总是比较低下。 

平淡无奇的复习生活中唯一一抹亮色(对Romanoff来说可不)就是赫敏格兰杰的出现。 

某天,Hill正独自在图书馆内复习,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拍Hill的肩膀。 

Hill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赫敏格兰杰。 

不要问Hill为什么知道是她,因为格兰芬多黄金三人组在校内基本已经无人不晓。 

“你好,Maria Hill,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你了。”赫敏拿出魔杖,嘴里低声念了句咒语,不一会儿,杖尖开出了一朵血红的花。她将花取下来递给Hill,“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漂亮的生命魔咒!”Hill忍不住赞叹,“你可真是了不起,格兰杰小姐。” 

“谢谢。”赫敏虚弱地笑了两声,突然一个趔趄,倒在了Hill身上。 Hill吓坏了:“你没事吧,格兰杰小姐?”

“我…还好…你知道,这都是副作用…”赫敏脸色白的像Hill的书页。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Hill还是对这个有名的新朋友表现出了足够的关心。 

她将一大块巧克力喂给了赫敏,然后要来了一杯热可可,也给了赫敏。 

“我不应该让你施那个生命魔咒的。”Hill有些愧疚,“但我当时真的没看出来…” 

“没事…”赫敏扫了桌上的玫瑰一眼,然后继续不紧不慢的靠在Hill身上喝热可可。 

“以后别再试了,这对身体伤害太大了,等你长大些吧。”Hill跟赫敏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发现她们其实挺像的,心中自然有股英雄之间惺惺相惜的情感。 

而赫敏与Hill两个学霸坐在一起复习竟也能聊到不相干的地方去。 很快,她们的话题就由“如何正确切割复活草根”变成了“你还记得纪念碑谷第十关怎么过的吗”。

两人都热爱电子游戏,聊起这些自然比较激动。在魔法世界里,麻瓜的电子游戏可是绝对不受巫师待见的,好不容易有个能跟自己聊的来的朋友,自然要抓紧时间好好交流。 

这么交流着,两人就被平斯夫人尖叫着赶了出去。 

于是她们转移阵地,在天文塔里聊天聊了一个下午,知道两人都觉得饿了才一起去吃饭。

“赫敏真是个有趣的人!”Hill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跟Romanoff讲着她与赫敏的事,完全忽略了Romanoff越来越黑的脸。

最后,Romanoff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愤怒地把装着南瓜汁的杯子重重地放下,直接走了。

Hill觉得很委屈,但她并没有多想。

“你不是吧?情商低成这样?”Root惊讶地挑起一边眉毛,“你居然敢在黑寡妇面前说这个,她没剪断你的脖子那都有力的证明了她爱你啊。”

“怎么了吗?我确实跟赫敏十分聊的来,但也只是十分聊的来罢了。”Hill搓搓鼻子,皱着鼻头不满地看着Root。

结果Root旁边的Shaw不乐意了,她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其实你错就错在跟你家那位不断的重复提起另一个女的有多好多好,我觉得她没剪断格兰杰的脖子才是因为爱你。”

“是是是,Sameen你说的都对。”Root露出的狗腿子一样的表情让Hill感觉自己的白眼都要翻到天灵盖上去了。

话是这么说,但Hill觉得过两天Romanoff就会消气的,现在去道歉反而可能是火上浇油。

【第二部分】
  “你和Hill。”Shaw言简意赅,但Romanoff已经成为了准确掌握Shawglish第二人(第一人不用猜都知道是Root),此刻Shaw乌黑的眼珠正不怀好意的在Romanoff身上打转。

"别这么看着我。"Romanoff有些心虚地转过头。

"她对谁都没兴趣。"Shaw走起了言简意赅风格。

"我知道。"但是就是烦躁,莫名的烦躁。Romanoff在心里叹了口气。

从小听过许多爱情故事,却依旧解决不了自己的情感问题。

"给你这个,缓解你失恋的痛苦。"Shaw递给Romanoff一瓶饮料(...)。

"这是什么?"Romanoff看着自己手里正有冷凝水珠往下滑落的饮料,有些疑惑。

"黄油啤酒。今天我看见韦斯莱家双胞胎在卖,就买了两瓶。"

"所以另一瓶本来应该给Root的?"Romanoff努力憋着笑。

"滚开。我自己都喝了不行么。"Shaw皱起眉头,"废话这么多,一点都不像刚失恋的样子。话说回来你酒量应该还行吧。"

【本文终极奥义一:在Shawglish里,一般no与yes可以划等号(或者约等于号),别问为什么,别扭货的内心你是看不穿的。看透不说透,还是好姬友。】

很明显Romanoff参透了这终极奥义:"不管怎么说,谢谢你的啤酒。虽然它本来是你用来约Root的工具。"

"干。"Shaw十分愤怒,但她也只是粗暴地开了自己那瓶酒,"干了。"

"干了。"Romanoff笑笑,两瓶酒在空气中相碰,发出好听的撞击声音(...)。

"Romanoff还没来找你?我一直以为你们冷战战不过一天的。"Root切着自己(并不爱吃但Shaw十分喜爱所以她也决定吃)的牛排。

"没。"Hill或许是因为被戳到了痛处,所以神情有些恍惚,倒南瓜汁的时候洒出来了一些。

"要我说你现在就应该径直走向格兰芬多长桌,把Romanoff拽出来壁咚强吻以诏告天下你的忠贞不渝。"Root吃下一口牛排,脸稍微有些扭曲。

"我不喜欢赫敏。我也不喜欢Nat。她们都是我的好朋友。"Hill用她仿佛能看穿一切的带有侵略性的蓝眼睛(此时它们看上去有些悲伤)盯着Root。

"梅林的秋裤啊,你怎么这么冥顽不化!"Root有些生气于Hill的古板...或者说,迟钝,"等到全世界都喜欢Romanoff时你再排队都排不上了!"

"我的性取向一向十分正常。"

"喔,那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Root一脸烂泥扶不上墙的表情。

"哎...你...我..."Hill试图分辩,但她张口却发现自己并不能说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TBC-

评论(39)
热度(60)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