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凯特尼斯·伊夫狄恩的婚礼【Joniss】

说在前面:吃我安利!!!!!!!!!!!!!

完全救不回来的OOC
文中凯特尼斯的小妹妹波利姆没有死
偏向原著
WARNING:以下内容涉嫌剧透,慎入



凯特尼斯·伊夫狄恩的婚礼空前盛大。

当然了,她可是嘲笑鸟,她的婚礼势必受到全国人民瞩目。

早在离婚礼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婚纱、场地和届时要邀请的宾客就已经确定下来。

这是帕纳姆国进入恢复与整顿时期以来最令人感到欣喜的事情了。

群众只是急需一件能轰动全国的大事让他们放松一下而已。乔安娜·梅森看着电视上的新闻,勾起一个标志性的嘲讽笑容。

她刚从一个有凯特尼斯的梦里醒来,打开电视便又一次看见凯特尼斯。

她真的要崩溃了。

电视上凯特尼斯挽着皮塔·麦拉克的手,碧绿如湖水的眼睛直视着镜头,笑意在水底荡漾,泛起波纹。

“嘿,”乔安娜听见有记者对凯特尼斯说,“和皮塔亲一个吧!”

麦拉克便捧起凯特尼斯的脸,深情款款地吻下去。

乔安娜随手操起身边还剩一点点酒的酒杯,砸向全息投影。

影像消失了。空荡荡的墙壁上有一滴红酒缓缓流下,像极了哭到眼泪都流干了,眼眶里开始渗出血来的样子。

你看啊,不开心的时候,看什么都只觉得讽刺。

乔安娜也想哭,但她就是哭不出来。

凎。她往婚礼邀请函上恶狠狠地啐了一口。

七区所有恶毒的骂人话争先恐后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但最终都被碧绿的湖水淹没。

乔安娜自己也记不清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凯特尼斯的了。如果硬要说一个时间的话,那大概是她在训练场看到凯特尼斯射箭的时候。那时候的她浑身上下散发着狂傲不羁的气息,乔安娜几乎一见到她就认定自己坠入了爱河。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到底是什么。大概是凯特尼斯性恋吧,她这样对自己说。

在接到保护凯特尼斯的任务时,乔安娜就像每一个坠入爱河的小女生那样心跳突然加速了。但她觉得凯特尼斯似乎并不喜欢自己。算了,管他呢,来日方长,她总会有改变想法的那一天的。

世纪极限赛上她搜肠刮肚,寻找着在凯特尼斯忍耐范围内的损她的话语,虽然她并不愿意承认这只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但是很明显,这见效了。

其实她们在挺多方面都挺像的,比如同样的孤僻与桀骜不驯,再比如同样的不善交流。

纵使凯特尼斯不善交流,她还是能感觉到凯特尼斯对自己态度的改变,这令她感到喜悦,还有一种心被填满的感觉。

在凯特尼斯几乎落水的时候,乔安娜大喊“不——”然后伸手去拉她,不仅是为了十三区的复仇计划,更是为了她本人。

她此前一直以为自己不会爱上什么人的,直到遇见凯特尼斯。

她羡慕凯特尼斯,因为她有她爱的人和爱她的人,而自己孤家寡人,又不懂得怎么与人交流,所以更多的时候,她损她,呛她,都并不是因为讨厌——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她对她的喜爱。

Love is weird, but not bad.乔安娜递给凯特尼斯一碗水,为自己之前的想法添上一笔。

乔安娜还是去了他们的婚礼,以一个普通宾客的身份。

她的手心里,躺着那颗松针球。

那是她第一个私人物品,凯特尼斯送给她的。

有无数个夜晚,她都是靠着这颗松针球入睡的。

婚礼上人头攒动,无数熟悉或不熟悉的面孔在人群间穿梭。乔安娜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静静地喝伏特加。

有人在她身旁坐下:“你还真是执迷不悟。”

来人是她的好友,凯特尼斯的导师黑密曲,也是除了乔安娜本人以外唯一一个知道她喜欢凯特尼斯的人。他笑着举起手中的酒瓶与她碰杯:“说真的,这样可不像你啊。”

“那要怎样才像我?”乔安娜颇有些好奇,也可能是醉了。

“我以为你会去抢婚的。”黑密曲耸耸肩,又喝了一口酒,“我觉得你们肯定有过一段。”

“如果你把一起训练算做有一段的话,那你是对的。”乔安娜又露出了她标志性的嘲讽笑,不过笑容里满含哀伤,“不过我可不能祸害人家姑娘。”

乔安娜是真的挺怀念那段日子的。

虽然那段时间她是光头,每天被在凯匹特受刑的噩梦纠缠,依赖吗啡又被迫戒毒,身体极虚弱,还因为受刑留下了对水的心理阴影以至于不敢洗澡。

但凯特尼斯和她住在一起,她可以用凯特尼斯的吗啡,凯特尼斯会在她不愿洗澡的时候帮她清理,凯特尼斯陪着她一起戒吗啡,凯特尼斯和她一起训练,凯特尼斯会在自己手都得拿不住零件时偷偷帮她装枪,凯特尼斯会忍着自己毒瘾发作时爆出的七区所有花哨的骂人话,凯特尼斯在自己深陷于梦魇,最脆弱的时候送了自己一个有家的味道的松针球...

不知不觉间,凯特尼斯已经一点点渗透了她的生活,所以当凯特尼斯抽身离去时,乔安娜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灵魂被抽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她早就不能缺少凯特尼斯的陪伴。

她早已经被那片碧绿的湖水淹没。

伴娘是她的妹妹,伴郎是盖尔。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凯特尼斯实在是太美了。经过全国人民票选出来的婚纱果然很适合她,完美的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和长腿。乔安娜看得有些痴了,直到她的目光追随着凯特尼斯的步伐看到新郎,她顿时如坠冰窟。

黑密曲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安慰性地拍拍她的肩。

新郎新娘宣誓。

轮到凯特尼斯时,乔安娜突然发现她在看她。

她觉得那大概是她的错觉,可能正好是她故意坐在新郎背后的缘故。

然后她就这样看着凯特尼斯说出“我愿意”,然后新郎新娘交换戒指,新郎亲吻新娘。

她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很自私的,比如此时此刻,她极其希望站在凯特尼斯对面的那个人是自己。

然而她知道,凯特尼斯想要的,自己永远都给不了了她。

凯特尼斯敬酒敬到她和黑密曲这一桌,她敬完黑密曲后看向她。

黑密曲贴心的替她满上伏特加,然后去找新郎了。

“所以...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凯特尼斯率先打破沉默。

“我还能说什么呢,无非就是其他人说的那一套罢了。”乔安娜又勾起她标志性的嘲讽笑容,“我只能说——干杯,祝你拥有光明远大的前程。”

“借你吉言。干杯。”凯特尼斯的笑容有些苦涩,不过举起的酒杯挡住了她的脸。

有些话,从未被提起,也再也没必要提起了。

就算日后再提起,也不过是空作笑谈。









































事实上乔安娜是对的。

凯特尼斯只是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在医院里,她趁乔安娜熟睡时偷偷在她唇上印下的一吻。

她有些自嘲地想,曾经说过自己不会爱人的乔安娜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曾经喜欢过她。

也罢,世间种种,终必成空。

-Fin.

真的不吃我安利么?><

评论(16)
热度(35)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