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一动笔就是高虐的注解

这如风般飘渺的爱情 这一文不值的深情




分享几个脑中的片段:

ELSANNA:Anna推开Elsa,直接冲进了她的房间。

房间里大大小小,全是Anna的冰雕。无一例外。

“Anna你听我说...我可以解释的...”Elsa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无助,凄惶。Anna不用回头都能知道此时此刻Elsa脸上的表情。

但她不敢回头看Elsa,因为这会让她有强烈的负罪感,会将她打入地狱。

“Elsa,我爱你,但是这跟你对我的爱是不同的。”Anna舔了舔嘴唇,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来。



BLACKHILL:“该结束了,罗曼诺夫特工,如果你要杀了我的话,那么来吧。”希尔用手握住罗曼诺夫抵在她心口的枪(此时枪在微微颤抖),把它往自己拉得更近,“但是内战不会就此结束,亲政府派一定会赢。”

罗曼诺夫发现自己的大脑在叫嚣着快杀了她进一步加速内战结束,但她的心并不这么说。

“杀了我啊!快点啊!”这是罗曼诺夫第一次看到希尔失控。她的眼圈通红,冲她愤怒的咆哮着。

“As you wish,Agent Hill.”






穆赫兰道双女主:戴安妮将家里好好的打扫了一遍,为花瓶里的花换了水,哼着小曲做了一桌好菜。

她在牛排上撒上些許迷迭香(她知道卡米拉喜欢吃这个),出门,买了一朵香槟玫瑰,准备去片场接卡米拉回家,顺便把花送给她。

就在她到达片场的时候,灯光暗下来,最后只剩一束追光打在卡米拉身上。戴安妮就这样在黑暗中看着卡米拉吻上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的唇。

那个女人轻笑着,欲迎还拒,卡米拉步步紧逼,最后两人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等灯光再次亮起,卡米拉看见地上有枝香槟玫瑰。




肖根(满足你们对根妹是斯莱特林的想法):“根,去杀了对面那个挡路的。”伏地魔如蛇吐信一般的声音嘶嘶响。

根怀着被她的主人钦点的愉快的心从食死徒队列中出来,看向对面,然后心都凉了半截。

那是肖。

伏地魔满意地看着根的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快去啊,杀了这个碍事的女人,我们就可以攻进霍格沃茨了。”

“主人,我恐怕...我不能战胜她。”根的声音都开始颤抖。

“你是一个斯莱特林,怎么能这样感情用事呢?”伏地魔抚摸着自己的胸膛,温柔地对根说。

肖在食死徒对面,看着这令人发笑的场景,露出一个嘲讽笑。她一直认为虽然根行为比较疯狂,但依旧是一个正义的人,但今天,根狠狠打了她的脸。

评论(15)
热度(37)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