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一动笔就是高虐的注解Ⅱ

这几把玩意儿居然还能有2

听着《那个男人》 并不会有什么好东西

再次全BE 爱你们>3<

你们觉得会有3吗

我爱过一个人。

我失去她。

她始终拥有我。

霍格沃茨专场(并不是)

根(单箭头)肖【接上一篇】(肖克出没 @克莱尔强吻大锤 ):根知道自己没有回头路了。她知道伏地魔对待叛徒的手段。

“hi.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根勉强笑了笑。

肖朝根恶狠狠啐了一口,根并没有躲开:“我看不起你。”

“我在你身边七年,为了你做过多少事,你为什么非得选择那个泥巴种克莱尔?”根情难自禁,拔出魔杖对着肖,“如果我在你身边你注意不到我,那么如果我站在你对面,你就能注意到我的吧?”

“不会。”肖冷笑着拔出魔杖,与根相对,“我选择克莱尔,是因为我爱她。

“而且你向我证明了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只能对立。”

“那好,如果你注定无法爱我,那我就让你恨我吧。无论如何,至少你能记住我。

“阿瓦达索命!”

赫卢(妈的吃我安利啊QAQ):卢娜轻轻合上手中的《哈利波特》,然后对它施了个四分五裂咒。她冰蓝色的眼睛里已蓄满泪水。

赫敏最终还是与罗恩结婚了,还有了两个孩子。

她是那么的幸福,而且也会一直幸福下去。

纵使知道这对赫敏来说是最好的结局,也是赫敏最想要的结局,卢娜依旧感觉心脏传来一阵阵钝痛。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赫敏爱上那个男人,想做些改变却无能为力。

书中人的结局早已被安排好。

书外人爱上书中人,注定只能换回无尽心碎。

JONISS( @潜 来接好你的玻璃渣)【这个可以扩写成《乔安娜·梅森的葬礼》 与《凯特尼斯·伊夫迪恩的婚礼》遥相呼应】:

凯特尼斯最终还是去了乔安娜的葬礼。

她来到了棺材前,看着里面静静躺着的乔安娜。

没有了狰狞的表情做伪装,她看上去就像从前在饥饿游戏里装柔弱的小女孩,如此的年轻。

凯特尼斯握起她的手,却发现她的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她掰开乔安娜的手指(她紧紧的抓着那个东西),然后泪水不受控制地决堤而出。

她的手心里,是那枚凯特尼斯用绷带裹住松针做成的简陋的松针球。

绷带已经泛黄,仿佛正无声的嘲弄着凯特尼斯的愚钝和那此后只能存于回忆里的爱情。


KAYLOR:【KK视角】我爱上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看着她下厨,开车,写歌,发专辑,开演唱会。

她就是那样的人,对人很好,但是对每一个人都一样的好。

她会对我笑便也会对其他人笑。她与我一起下厨便也会与其他人一起下厨,她若为我写歌便也会为其他人写歌。

我从不是特别的那一个。

我也只是她无数好友中的一个。

我也只能带着微笑祝福她,看着她与那个男人步入婚姻殿堂。

就像她其他的好友那样。

我们的关系,始于朋友,也只能终于朋友。

Meredith看着抱着它的Karlie,并不能理解她为什么看起来如此难过,便继续玩毛线球。


ROZELLE:洛克茜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戈哉尔对瓦伦丁那如同狂热的信徒对他的信仰表现出的感情。

她也不需要去理解。

当然,她更不想了解。

她所要做的,只是将子弹送入她的心脏。

正邪从来都是对立的,洛克茜站在光明中,而戈哉尔长居阴影里。

她们之间,再没有更多的可能性。

洛克茜如是说。

因此戈哉尔也只能远远地看着她的光——洛克茜,任渴慕的种子在心底疯长。

然后有一天,光走近她,杀死了她。

评论(47)
热度(21)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