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Катюша(喀秋莎)【希寡】

一直觉得喀秋莎这首歌有种历史的厚重感 爱死它了
好了我又没更正文_(:з」∠)_
Bug无数 请轻喷
p.s 分享Osipov Balalaika Orchestra的单曲《喀秋莎》: http://music.163.com/song/3934464/ (来自@网易云音乐)
写这篇文的时候我就是单曲循环了这首歌两个多小时……听过不少版本 依旧最喜欢这个版本
真的超级好听!也超级耐听!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娜塔莎站在酒店窗边,带着笑意,读着玛利亚前些天寄来的信。

信纸边缘稍微有些毛糙,一看就知道已经被摩挲过多次。

字如其人,玛利亚的字体也与她本人一样,干练,坚定,毫不拖泥带水。

事实上,娜塔莎并不理解为什么玛利亚会喜欢写信这种放在现代稍显落伍的传统的通讯方式,毕竟玛利亚是在为斯塔克工作,她确实是应该走在时代前端的。

但这并不妨碍她反反复复阅读这封信。

【Nat,

展信佳。

此刻是凌晨三点,窗外氤氲,烟雨蒙蒙,路灯的昏黄被晕染开来,融在细雨里。

对面的酒吧里有人在唱《喀秋莎》。

而我在想你。

此时的你或许就是那喀秋莎姑娘吧,在河边唱着美妙的歌谣,等待着爱人的回归。

这次任务并不艰巨,但需要耐心,目前一切顺利,不出意外应该能在三天内结束,不用太担心。

又或许这封信会与我的身影一同出现在你面前。

人们总说恋爱会让人变成诗人,我想是的。

上帝作证,当我想起你,总觉得这世间所有顶美好,顶华丽的辞藻都在我的脑海里涌现,而我笨拙的嘴无法将它们明说。语言是那么苍白无力,以至于它们无法将你的美好的千分之一表述出来。

你知道的,我不是会写情诗的人,以上的词句大概是我这一辈子情话的巅峰了。

或许是《喀秋莎》的缘故,又或许是这样容易令人多愁善感的夜晚总能让人产生写点什么的欲望来,以至于通常只会提笔批阅公文或者书写文件的我产生了给你写一封信的冲动。

信是多么美好的东西。一封信,就像一个人的缩影,与电子邮件冷冰冰的系统字体不同,手写的字是温暖的,是带着感情的。字里行间洋溢的感情,是电子邮件无论如何也复刻不出的。

你会有很长,很好的一生。在你的余生中,你会收到无数封或付以真心,或随意敷衍的情书,而我这封信(原谅我始终无法称其为情书)也只会是你收到的千百封信中最平淡无奇的一封。

未来你会遇到比我好千万倍的人,你将与他一起度过你人生中最后的时光。我只是自私地希望你在回忆你的人生时,能够想到我,你漫长人生中的一个过客。

哪怕是这最笨拙的信,也那怕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像一张泛黄的旧照片,在氤氲的灯光中被晕散开来。

那便是顶好的事情了。

喀秋莎的爱情永远属于她驻守边疆的年轻战士。

而你,娜塔莎的爱情,或许在我死去之后还会属于别人,但至少当下,属于我。

你忠诚的,

玛利亚 希尔】

娜塔莎眼角有些发酸。

玛利亚总是那么悲观,喜欢把事情往坏的地方想。娜塔莎这么想着,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她不知道怎样表达才能让玛利亚相信她矢志不渝。

那么便唱首歌吧。

像喀秋莎姑娘的歌曲那样,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将她的爱意与问候向玛利亚传达。

这样想着,她突然有些兴奋,似乎又回到了少女时期,偷偷看喜欢的人一眼便心跳加速的瞬间。

她的手指有些颤抖地找到联系人中的玛丽亚,打了过去。

上帝保佑,玛利亚此时有时间接电话。

“Nat?”电话那端,是玛利亚低沉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迷茫鼻音。

“Maria,我打扰到你睡觉了么?”再次听到朝思暮想的恋人的声音,娜塔莎激动得声音都哑了,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将玛利亚从或许难得的睡眠中吵醒。

“啊……没有,我已经醒了。你有什么事吗?”事实上,玛利亚确实是被吵醒了,但她实在是太想听到恋人的声音了,便撒了个谎。

“我只是突然想给你唱首歌。”电话那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犹豫。

“哦?好啊。”玛利亚有些惊喜,因为娜塔莎很少展露歌喉,尽管她有一把好嗓子。

得到肯定答复后,娜塔莎便唱了起来:

「 Расцветали яблони и груши,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Поплыли туманы над рекой; 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

Выходила на берег Катюша,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На высокий берег, на крутой.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Выходила на берег Катюша,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На высокий берег, на крутой.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Выходила, песню заводила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

Про степного, сизого орла, 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

Про того, которого любила, 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

Про того, чьи письма берегла. 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Ой, ты песня, песенка девичья, 啊这歌声姑娘的歌声

Ты лети за ясным солнцем вслед, 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吧

И бойцу на дальнем пограничье去向远方边疆的战士

От Катюши передай привет. 把喀秋莎的问候传达

Пусть он вспомнит девушку простую, 驻守边疆年轻的战士

Пусть услышит, как она поёт, 心中怀念遥远的姑娘

Пусть он землю бережёт родную, 勇敢战斗保卫祖国

А любовь Катюша сбережёт. 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

Расцветали яблони и груши,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Поплыли туманы над рекой; 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

Выходила на берег Катюша,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На высокий берег, на крутой.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Выходила на берег Катюша,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

На высокий берег, на крутой. 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娜塔莎声音低沉,带有磁性,她的歌声在手机里听着有些失真,但玛利亚还是感受到了其中满溢的爱意。

那歌声就像歌里唱的那样,真的好似明媚的春光,让玛利亚被暖意盈满。

最后,娜塔莎有些调皮地改了两句词,用原来的调子唱了出来:

「在远方出任务的特工希尔

娜塔莎爱情永远属于她」

玛利亚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看样子,信应该是送到她手上了吧。她如是想着。

困意再度袭来,玛利亚低低的说了句“晚安”,便抱着手机睡了过去。

屏幕在黑暗中发着光芒,作为壁纸的娜塔莎的照片仿佛漫无边际的宇宙中一颗闪闪发光的小行星,孤独地发着光。

但玛利亚内有星辰大海的深邃蓝眼睛(虽然此刻它们闭着)让这颗名为娜塔莎的孤独小行星不再孤单。

喀秋莎的爱情永远属于她驻守边疆的年轻战士。

娜塔莎的爱情永远属于她在外出任务的玛丽亚。

-Fullfør-

评论(18)
热度(64)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