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磕酥肉 也顺便磕磕苏罗和宣苏】
short for 知无领域(Knowhere)就是银河护卫队里那个地方
微博名@PartyMonsterr
懒癌晚期 墙头巨多 乐于开坑但是懒得填 不怎么上lof 有事儿可以微博找我
感谢喜欢!!

Lumos!✨【希寡】【肖根】

说在前面:你用魔法勾走了我的心的番外
一如既往的OOC
文题无关
妈哟😂因为懒癌爆肝爆到半夜三点多😂

圣芒戈内

那是在最终一战五年后。
曾一度在伏地魔的阴影笼罩之下的魔法界终于从恐惧中挣脱出来,恢复了原来的生机。
巫师和女巫们也终于在几年没有看见黑魔标记之后松了一口气,回到原来安定的生活中去。
但Hill与他们有些不一样。
她又一次在病床边醒来,头有些痛,病床上的人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她叹了口气,低垂着眼,握着病床上Romanoff的手,慢慢说着些生活琐事。
“《高级变形术》快要上完了。”
“这几天都在下大雪。”
“Root和Shaw都已经再次和好了。”
“卢娜都要和赫敏结婚了。”
“你特别喜欢的那个乐队出新歌了。”
“……”
“……可是你怎么还不醒来啊。”说到最后她的声音中已经带有一丝哭腔。
“Maria,”此时,病房门口传来Shaw闷闷的声音:“Root说她想见你,她在猪头酒吧。”
“哦,好的,我这就去。”Hill并不知道Root突然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但她还是站起身来。
感受到Shaw关切的目光,她笑了笑:“照顾好Nat。”
Shaw轻轻点了点头。
于是Hill放心了,她披上斗篷,走出圣芒戈的大门。

猪头酒吧外

大雪裹挟着寒风肆虐,白雪杂乱无章地降落在两件一看就是手工剪裁的黑色斗篷上。
其中一件斗篷的兜帽下出现一团白气:“这么久不见,你为何脸色如此苍白。”
“唉,别提了,我家那位手♀段太多。”叹了一口气,说话的人看着她呼出的白气出神。
听完这话,那张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调侃意味浓重的笑:“那进去吧,免得你这‘’瘦弱‘’的身躯被冻出什么毛病来你家那位又偷偷到我家施恶咒。”
其中一位身形高挑瘦削的女子伸手推开门,门外的寒风被热腾腾的酒气熏暖,有一些雪飞进了酒吧里,惊醒了几个醉汉。
两人走到角落的位置,脱下斗篷坐下,老板娘娴熟地拿出两个脏兮兮的杯子和一大扎黄油啤酒递给她们:“好久不见啊。”
“是啊,我可想你了。”Root冲老板妖娆地一笑,来了个wink。
老板娘露出受到惊吓的表情:“别别别,我现在可怕了你了,你家那位黑面神上次可把我整得够呛。”
她对面的Hill同情(且感同身受)地看了老板一眼。
Root笑开了:“噢,可爱的昵称,I'll tell her you said that.”
老板娘微胖的身躯明显的振动了一下:“梅林的胡子啊,可千万别告诉她!”
“看来你这精通作死的毛病和你这脏兮兮的杯子三年间都没有变哈,还是一如既往。”Root的指尖似有似无地在杯沿游移。
老板娘几乎要跳起来了,连酒吧里闹事的醉汉都暂时抛在脑后,以她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拿走了那两个杯子并换上了新的。
脏杯子被她用漂浮咒甩到了闹事醉汉的头上,他嘟囔了一句“见鬼”便拿着酒瓶,摇摇晃晃地出去了。

猪头酒吧内

Hill用略微责备的眼神看了Root一眼:“好了,少吓人家。”随后对已经回到吧台后面的老板娘微微笑了笑表示歉意,“说吧,这么久不见,突然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Nat还没有醒,我还要照顾她。”
“哎哟~”Root把碎发撩到耳后,娇羞一笑,“就不能是跟我的亲亲玛利亚叙叙旧吗~”
Hill翻了个要到天灵盖后面去的白眼:“对我还是少用这一套吧,毕竟除了Sam,你对其他人摆出这副模样的时候大多数时候是要施恶咒了。”
“啊……你可真是让人泄气,这么多年了,你的直男癌属性竟然丝毫没变。也不知道NatNat当年是怎样看上你的。”Root不满地撇嘴,但总算是脱离了油腻模式,“对了,说到NatNat,我记得她最近才从俄罗斯回来?”
“是啊,”Hill有些伤感,毕竟Romanoff一走就是五年,“满身伤痕,还有不可恢复的魔法伤害,灰头土脸的,整个人都瘦得脱形了。”她眉宇间是化不开的伤感与担忧。
“这五年来,我一刻比一刻更思念她,《高级变形术》我都快上完了她才回来。
“我明白她身为一个傲罗责任重大,但我却更希望她能好好的,能平安喜乐。”她叹了一口气。
“你也别太担心,毕竟她可是传说中的黑寡妇啊,她这次能从俄罗斯活着回来已经证明了她超人的能力与身体素质,她会好起来的,you have my word.”看出了好友的担忧,Root拍拍她的肩,“别那么忧郁嘛,喝点酒,让自己开心一点儿。”
Hill慢腾腾地抿了口酒,明显心不在焉:“说说你和Sam吧。两年没见了,你们怎么样?”
“嘤嘤嘤人家和NatNat一样都是满身伤♀痕呢~”Root听到Shaw的名字又开始油腻起来。
“切,”Hill挑了一下眉,“你跟Shaw那相处模式,你不满身伤痕才是见鬼。”嫌弃的话说着,Hill心情也平静了一些,开始喝酒。
“哦哟,直男癌都学会反击了?”Root故做夸张的语气终于让Hill破功,笑了出来。
“我至今都忘不了那天Sam被你不知道灌了什么魔药,跟半个月没开荤似的,简直如狼似虎,还打断了我和Nat。”Hill一脸冷漠。
“不过话说回来Nat果然是需要文明观球的人啊~你和她站在一起对你来说简直就是公开阿瓦达。”
“呵。我腿长。”
“好极了,我一定会如实转告NatNat。”
然后如愿看到Hill的无辜卖萌脸:“不,千万别,那我估计要再过两年才能开荤了。”
“那敢情好,你作为霍格沃茨的优秀教师就应该成为学生们的榜样。”Root给自己添上一杯黄油啤酒,吮吸着泡沫,心满意足。
“你等着,我这就去跟圣芒戈院长控诉你。”Hill咬牙切齿,“顺便把你私藏的qingqu内衣和Sam的x照都变成牛排让Sam吃掉。”
“算你狠。”Root和Hill都因为吮吸泡沫而沾了一圈在嘴边,看上去就像两个小老头在吹胡子瞪眼。
然后两个人都没憋住,笑了出来。
“平局。”
“斯莱特林扣五分。”
“咦?为什么?”
“因为Nat不喜欢,哈哈。”

酒吧内混合着木材与啤酒的香气,因为热腾腾的啤酒而膨胀,让人昏昏欲睡。
Root无意间看向窗外,大雪依旧没停,也没有变小的趋势。
她想着那个小矮子到底还要多久才来接她,又或者她已经栽进了雪地里。
这么想着,Root轻轻笑起来,眉眼柔和,满是快要溢出来的温柔和缱绻。
她转过头,正想与Hill再分享一些她与Shaw之间独特的甜蜜事迹,却发现Hill趴在桌上睡着了。
Maria估计是因为这几天连轴转照顾NatNat太累了吧,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啊……要不要叫醒她呢?
算了,看她眼底那一圈快比眼睛还大的黑眼圈,估计也是这几天来第一次好好睡一觉。
这么想着,Root又转过头看向窗外。
但这次她却意外的发现白茫茫一片的雪地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她看不清来人到底是谁,内心却一清二楚那一定是Shaw。
她估计是用了幻影移形,一眨眼就从刚才的地方消失了。
嘁,一点都不浪漫。Root喝了一大口酒来掩盖笑意。
几十秒后酒吧大门被粗暴地推开,Root先是看了一眼Hill,却发现她并没有被吵醒,随后她一抬眼,然后就愣住了。
Shaw斗篷上全是雪,头发被风刮得有些散乱,兜帽下亮晶晶的眸子里只有Root,神情坚定又温柔,一步步向她走来。
天呐,Root感觉自己心跳的声音与她的脚步声同步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变红。
不过,残存的理智让她在Shaw站定在她面前时指了指Hill:“嘘,她照顾Romanoff太累,睡着了。”
“Natasha醒了。”Shaw一开口,风雪的气息便裹住了了Root。
“太好了,不过我并不打算叫醒Maria,她需要休息。”
“嗯。”Shaw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拿着Root的酒杯给自己满上一杯,一饮而尽,“回家吧。”
“好~”Root瞬间就笑成了一朵花。

雪在慢慢变小,Root与Shaw十指交扣慢慢走着,她目光清明,嘴角笑意难平。

-Fullfør-

评论(9)
热度(50)

© 无域 | Powered by LOFTER